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00852香港网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俺闪
发表于: 2020-12-4 19:55:48 | 显示全部楼层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作者:黄孝光
12 月 4 日上午,海南高院原副院长张家慧案一审宣判。海南省一中院对被告人张家慧以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 15 年,并处罚金人民币 350 万元;以行政枉法裁判罪判处有期徒刑 5 年;以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 10 年,并处罚金人民币 50 万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 18 年,并处罚金人民币 400 万元。海南省一中院审理查明:2006 年至 2019 年,张家慧利用担任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一庭庭长、审判委员会委员、党组成员、副院长等职务上的便利,通过打招呼等方式,为相关单位和个人在案件审理中谋取利益,直接或通过他人非法收受财物共计人民币 4375 万元。2015 年至 2016 年,张家慧为使其丈夫刘远生实际控制的海南迪纳斯投资有限公司少缴或不缴增容费,在行政审判活动中指使、授意他人故意违背事实和法律作枉法裁判,致使该公司少缴纳增容费 4621 万余元。案件宣判后,张家慧当庭表示不服,但未当庭选择是否上诉。
张家慧进入公众视野,源于重庆易真武敲诈勒索案,此后重庆和海南有关人员联合举报,指控张家慧、刘远生夫妇坐拥 200 亿的商业帝国。海南省政法委曾通报,张刘夫妇及其子名下资产约 18.72 亿元。张家慧落马后,刘远生也于今年 1 月被免去政协第七届海南省委员会常务委员职务,并被撤销委员资格。3 月 16 日,海南省儋州市检察院以涉嫌伪造公司印章罪、虚假诉讼罪对刘远生批准逮捕,刘远生案目前仍在办理中。
1992 年,一对年轻夫妇离开四川万县(现重庆市万州区),来到 1500 公里外的海南。
彼时的海南,刚刚撤区建省不久,急需内地省份的干部支援建设。这两名年轻人正是海南中级人民法院(现海南省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简称海南中院)引进的人才。
据海南中院的老人回忆,这对年轻夫妇刚到海南时很拮据,随身携带的行李箱还是用藤条编织的。为此,院里专门组织捐款,号召大家接济他们。
但时至今日,他们的身价已逾百亿。
妻子张家慧官至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简称海南高院)副院长(正厅级),被指是 " 中国法院系统最富有的法官 ";丈夫刘远生则长期游走在政商两界,既是多家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又担任过海南省政协常委等要职。
据举报,张家慧、刘远生夫妇二人控制的企业至少有 35 家,涉及房地产开发、物业管理、酒店、旅游、商贸、影视、金融、酒业、医疗、咨询服务等多个领域,资产总额超过 200 亿元。
随着 5 月 31 日张家慧被海南省纪委监委审查调查、刘远生接受公安机关侦查,这对夫妇身后隐秘的 " 商业帝国 " 正逐步浮出水面。
《中国新闻周刊》获悉,有关方面将聘请审计师对张家慧夫妇的资产进行审计。同时,对张家慧担任海南高院副院长期间所经办的悬疑案件展开复查。
登陆海南
出生于 1965 年的张家慧,是四川万县人,早年就读于四川师范大学英美文学专业。1988 年毕业后,张家慧考入西南政法大学攻读硕士研究生,研究民事诉讼法学。
据重庆索通律师事务所律师高精忠介绍,张家慧大姐婚后因家庭矛盾自杀,她认为大姐遭遇不公,受触动后改学法律。


在西南政法大学,张家慧遇到比她小一岁的刘远生。刘远生是贵州道真县人,家境贫寒。1990 年 1 月,二人在重庆沙坪坝民政局登记结婚。毕业后,夫妻二人一起被分配到四川省万县人民法院(简称万县法院)工作。当时,他们是万县法院仅有的两名研究生。
1992 年,张家慧夫妇被海南中院作为高学历人才引进到海口,张家慧任民一庭助理审判员,刘远生任院研究室研究员。
到海南后,刘远生很快就表现出对改善经济状况的迫切需求。此前有报道称,刘远生几乎将所有的业余时间都用于经营海口市的一家火山石矿。知情者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这座火山石矿归刘远生的一位领导所有,领导不便出面,便让他代为管理。
1995 年,因石矿生意纠纷,刘远生遭到单位劝退,辞职下海。离开海南中院后,刘远生和一位律师合作成立了一家咨询公司。
刘远生 1997 年考取律师资格证后,开始从事律师工作。据高精忠介绍,刘远生代理的第一个案子,对方是一家实力雄厚的房地产商。很多律师都不敢接,但刘远生不怕,最终打赢了这场官司。这让刘远生一战成名,再加上张家慧在法院工作,他逐渐成为当地律师畏忌的对手。
律师生意有了起色后,刘远生把胞弟刘义珊、妻弟张家平送去西南政法大学学习。刘义珊考取律师资格证后,在重庆万州当过一段时间律师,后来成为刘远生商业上的得力助手。张家平学业平平,1998 年前后由刘远生出资,在万州开了一家歌舞厅。据当地人晏宗文介绍,这是刘远生回万州经营的第一宗生意。
上世纪 90 年代末,张家慧夫妇搬离海南中院宿舍区,住进了别墅。2001 年 6 月,他们的邻居范起明因犯诈骗罪被海口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死刑。得知消息后,刘远生找到范起明的父母,表示可以找关系,让范起明减刑,但要价 100 万。
范起明的亲戚陈子南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范起明父母救子心切,先后给了张家慧夫妇一栋价值百万的别墅、一尊价值 160 万的象牙雕像和现金 20 万元。


张家慧夫妇位于海口市美兰区福海花园的一套别墅,已经废弃多年,如今荒草丛生。摄影 / 本刊记者 黄孝光
最终,范起明被改判死缓。数年后,审理此案的主审法官肖介清因罪入狱,他在狱中提供的一份手写说明,表示在审理范起明案期间,没有任何人找过他说情。
这让范家认为被张家慧夫妇欺骗,多次上门讨要财物,无果后找到海南中院领导寻求解决。此事在院里引起了很多议论,但让外界蹊跷的是,这并没有影响到张家慧的仕途。
2005 年张家慧调到海南高院后,仕途步入快车道,先后任审判监督庭副庭长(正处级),审判委员会委员、民事审判第一庭庭长。2012 年 6 月,拟任海南高院副院长、党组成员,当年次月被正式被任命为海南高院副院长。
初涉地产
让张家慧夫妇完成原始资本积累的,是房地产项目 " 水云天 "。
2002 年 5 月,刘远生在海口注册了海南唯舍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简称唯舍公司)。彼时的海南,房地产泡沫已进入尾声,房价也跌到了最低谷,刘远生从遍布街头的烂尾楼中看到了商机。
《中国新闻周刊》从涉及唯舍公司的一份裁判文书获悉:上世纪 90 年代,湖南汇宇物业公司在海口市滨涯湖开发区有一块 37936 平方米的土地,因贷款将土地使用权抵押给了中国工商银行汇通支行;后因汇宇物业公司无能力开发,土地长期闲置。2003 年 3 月,唯舍公司以代偿抵押债务的方式,受让了这块抵押土地。相关合同约定,工行汇通支行继续将该地块的土地使用权作为抵押,当唯舍公司发生经营和市场风险、难以保证工行汇通支行资金回收时,其有权处置该土地使用权。
唯舍公司拿到这块地后,在其之上开发住宅项目,取名为 " 水云天 "。此后," 水云天 " 项目不断扩建。目前,该项目已建成三期,第四期两幢总面积约 5 万平方米的商住楼仍在建设之中。
2007 年,海南房价逐渐回暖。两年后,海南又迎来了建设国际旅游岛的契机,房价开始急速升温。依托 " 水云天 " 项目带来的丰厚回报,刘远生开始正式进军地产业。
多位知情者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刘远生个性张扬、行事霸道,在开发 " 水云天 " 项目的过程中,经常采取暴力手段。比如二期工程动工时,与邻近地块的开发商发生冲突,他指使手下使用暴力,逼迫后者让地出局。
如今 " 水云天 " 已成为张家慧夫妇经营关系网的 " 大本营 "。
在 " 水云天 " 内,有一座湖边会所。会所外湖泊环绕,绿树成荫;会所内餐饮、娱乐设施一应俱全,还有一座露天泳池,非常豪华。据知情人介绍,张家慧夫妇经常在会所内设宴,拉拢政商人士。
多个消息源称,在张家慧夫妇的关系网中,流传着 " 三姐妹 " 的说法:即张家慧与海南另两位很有权势的女性结成攻守同盟,张家慧排行老三,绰号 " 三姐 "。
另一方面," 水云天 " 还是张家慧夫妇扩张商业版图的重要起点,这里成为他们名下众多企业的孵化地。
工商资料显示,海南华君农业科技有限公司、海南华君惠民商贸有限公司、海南华君商贸有限公司、海南华君医院投资服务有限公司等企业的注册地均为 " 海口市丘海大道 56 号水云天小区会所 "。
疯狂敛财
据报料人陈子南和另一位举报人、重庆商人李富华称,张家慧夫妇控制的 " 商业帝国 " 涉及 35 家公司,其中境外公司 3 家,境内由刘远生直接持有的公司 5 家,由其亲属代为持有的有 27 家。
在这些企业中,海南明日香旅业有限公司(简称明日香公司)与重庆雷士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简称雷士地产)因资产规模庞大,尤为引人瞩目。


2017 年,刘远生在雷士地产办公室内。图 / 受访者提供
多位举报人证实,刘远生曾多次夸口称,明日香公司拥有海南第一大高尔夫球场,将配套开发面向全球的高端别墅、私人会所、游艇码头和顶级酒店。据悉,该球场位于海南岛最北端的文昌市铺前镇,背靠七星岭,坐拥两公里长的海湾,占地面积近 2000 亩。目前,球场每亩价值 500 万元,整个项目估值超过 100 亿元。
据查,早在张家慧夫妇 1992 年到海南之前,明日香公司便已成立,股东由日本国株式会社明日香乡村俱乐部和海口佳羽工贸有限公司构成。后来后者退出,台湾宏基营造公司、钟华建设股份有限公司等 6 家企业入局。
但出于不明原因,自 1995 年起明日香高尔夫球场项目陷入停滞状态。
2007 年至 2010 年,明日香公司股权发生变动,一家名为华融有限公司的企业多次扩充股权,直至成为公司的唯一股东。
华融有限公司的注册地在香港。据香港查册处的注册信息显示,2004 年 2 月 27 日,一位名为肖洪有的人在香港成立了华融有限公司。2008 年 6 月 4 日,刘远生出任华融有限公司董事,同日,该公司原董事肖洪有辞职。
据知情人向《中国新闻周刊》透露,这个肖洪有就是早年与刘远生合伙开过咨询公司的那位律师。
刘远生如何吞并明日香公司,至今仍是一个谜团。不过,《中国经营报》获得的一份判决书显示,该项目曾卷入一起司法纠纷。
2008 年 3 月 3 日,海南中院在《文昌市建设局与海南明日香旅业有限公司撤销行政许可决定及注销决定纠纷上诉案行政判决书》称,文昌市建设局 2007 年 5 月 18 日撤销了之前颁发给明日香公司的两个建设工程规划许可临时证,明日香公司对此决定不服,向海南中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令文昌市建设局恢复其颁发的两个许可临时证。
最终,明日香公司胜诉。
在该案中,刘远生以明日香公司总经理身份出现,且系该公司的出庭代理人。
据《中国经营报》援引未经证实的消息称," 这个项目(指明日香高尔夫球场项目)曾被停止经营,海南省人民政府欲将其收回,然而刘远生利用法院资源通过诉讼,仅以几百万元就拿到手中。"
在控制雷士地产的过程中,刘远生采取的同样是这种蚕食股权、最终控股的方式。
重庆万州人李善杰告诉《中国新闻周刊》,2009 年他与雷士照明控股有限公司原总裁吴长江共同成立了雷士地产,其中李善杰持股 40%,吴长江的妻子吴恋持股 60%,李善杰任公司执行董事、法定代表人。
2010 年 11 月 22 日,雷士地产以 18991.863 万元的价格,拿下万州城区核心位置的两大地块,占地 9.1489 公顷,约合 137 亩,每亩地价约 138 万元。
2011 年,吴长江在澳门赌博输了 4.7 亿元,这一事件成为雷士地产的转折点。
当年 10 月,李善杰多次接到吴长江的电话,在电话中,吴长江称他借了一个贵州人 4 亿元,对方正在逼债。吴请求李善杰将公司拿到的地卖掉,帮其还债,但都遭到李善杰的拒绝。
2011 年 11 月,吴长江赶到万州,以审计为名,将雷士地产的公章、财务章、营业执照副本、国有土地使用权证等重要文件借走,背着李善杰,将公司法定代表人变更为牟成斌。
当年 12 月,雷士地产新法定代表人牟成斌委托吴恋,与一位名叫蓝天的人签订了一份《抵押合同》。该合同显示,蓝天向唯舍公司借款 2 亿元,雷士地产以名下的两块共计 48271.65 平方米土地,为该笔借款作担保。
值得注意的是,这份《抵押合同》中包括一项内容:甲方(蓝天)与唯舍公司签订的《借款合同》若被有关部门确认为无效,并不影响本合同股东效力及乙方(雷士地产)应履行担保的责任。
此后,万州区国土局就这一抵押进行了登记。
李善杰得知消息,迅速采取措施:向万州区公安局控告吴长江、吴恋、牟成斌诈骗;告万州区工商局违法变更工商信息;向万州区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要求撤销吴长江私下签订的股东协议;向万州区国土资源局提起行政诉讼,要求撤销抵押登记。
但报案后不久,万州区公安局经侦支队支队长找到李善杰,建议他撤案,称 " 对方很有背景,如果你不跟他和谈,可能土地和股权都保不住 "。李善杰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这个时候他才知道那个借钱给吴长江的神秘贵州人是刘远生。
随后,李善杰飞往海南,向刘远生妥协。在海南期间,刘远生夫妇还带着他到明日香高尔夫球场参观。


2012 年 4 月,雷士地产召开股东会议。由刘远生合作伙伴肖洪有出面,和李善杰签署协议,李善杰将名下 10%的股份过户给吴恋,吴恋再将名下 60%的股份及李善杰转让的 10%股份一道转让给刘远生。至此,刘远生正式掌控雷士地产,成为持股 70%的大股东。
然而,刘远生并不满足,要李善杰把剩余的股份也转让给他。为此,双方进行了长达数年的争斗。
2018 年 3 月,刘远生雇了数十名 " 保安 ",将李善杰的团队强行赶出公司。最后,李善杰不得不同意将剩余的 30%股份以 1.1 亿元的价格转让给刘远生。
但 2019 年 3 月,李善杰没收到约定的第二笔款项,却等来一纸仲裁通知——刘远生向海南仲裁委提交仲裁申请,要求撤销此前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收回已付的 3000 万元。
李善杰怀疑雷士地产的资产已被刘远生转移,只剩下一个空壳,于是委托律师高精忠,对刘远生的资产情况进行调查。
高精忠调查发现,牟成斌是刘远生的亲戚,而蓝天则是唯舍公司的员工。他据此分析,2 亿元的主债权很可能是虚构的,目的在于通过获得雷士地产的土地抵押权,为控股雷士地产做准备。
刘远生曾向李善杰提供了一份总金额 1.97 亿元的借款清单,清单详细列出了从 2012 年 6 月至 2015 年 12 月,由刘远生介绍向雷士地产借钱的公司名单。
这份公司名单,成为高精忠调查刘远生背后 " 商业帝国 " 的重要线索。据高精忠初步统计,刘远生夫妇直接或间接控制的企业有 35 家,估值超过 200 亿元。
刘远生被查后,海南公安人员曾专门到万州找李善杰了解情况。据公安人员透露,调查组将聘请审计师,核查张家慧夫妇拥有的巨额财富。
虚假诉讼
高精忠调查发现,除少数企业实名登记外,绝大多数企业张家慧夫妇都以亲友的名义间接持有。这种隐秘的持有方式,使他们在商业诉讼中,常常占据有利位置。这对法学博士夫妇甚至处心积虑地指示自己的公司以虚假诉讼(或仲裁)的方式互告,以达到鲸吞他人资产或逃避法律责任的目的。
2011 年 9 月 23 日,刘远生以每月 150 万元的利息,给温州人陆义、林茂光出借款 3000 万元,由明日香公司董事黄健明担保。按照刘远生要求,这笔钱先从洋浦鑫友实业有限公司转到陆义亲戚陈宗发名下的企业——温州市万顺植物素有限公司(简称万顺公司)的账户上,再由陈宗发转给陆义。
2013 年 10 月,刘远生突然将万顺公司和黄健明告到广东省湛江市吴川市人民法院,称万顺公司拒不还款。同月,吴川市人民法院查封了万顺公司 1 万余平方米的土地和银行存款。
陈宗发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此前他和刘远生、黄健明从未打过交道,被起诉后才想起曾经帮陆义转过这笔钱。他提出管辖异议,案件移送至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均以 " 刘远生与万顺公司不存在借贷关系,黄健明所担保的主债权并未真实发生 ",驳回刘远生的起诉。
败诉后,刘远生与黄健明又向湛江国际仲裁院提出仲裁。裁决结果是,明日香公司向洋浦鑫友实业有限公司支付 3200 万元。
2016 年 8 月,黄建明向吴川市人民法院再次提起诉讼,状告陆义和万顺公司。吴川市法院在两名被告不在场的情况下,进行了缺席审判,判决陆义支付原告黄健明 3200 万元,万顺公司以 3000 万元为限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两年后,在高精忠提醒下,陈宗发才注意到湛江国际仲裁院的仲裁员正是前后充当刘远生和黄健明代理人的广东博格律师事务所律师郑凯杰。
陈宗发据此认定,刘远生借款以及和黄建明搞虚假仲裁的实际目的,是要谋取万顺公司的资产。
这与雷士地产案中,刘远生让吴长江以雷士地产的土地为抵押向唯舍公司借款 2 亿元的操作如出一辙。
高精忠查到的另一起虚假诉讼案,则牵涉到唯舍公司早年受让 " 水云天 " 项目土地一事。按照当年合同约定,唯舍公司受让土地后,需承担代偿抵押债务的义务,然而唯舍公司拖延至今。
2009 年 12 月,武汉因为思特投资公司(简称因为思特公司)辗转受让了对唯舍公司的这部分债权。因唯舍公司拒不偿还债务,因为思特公司 2011 年 4 月向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查封唯舍公司名下 7432.28 平方米土地。
但刘远生、张家慧等人以案外人的身份,以自己所有的房屋位于该查封地块上,且购房在先为由,向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执行异议,要求解除对土地的查封。
除了张家慧夫妇外,提出执行异议的还有海南迪纳斯投资有限公司、洋浦恩威贸易有限公司、洋浦鑫友实业有限公司、海南慧远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而这些公司实际所有者都是张家慧夫妇。
2016 年,长沙市中级法院被迫中止了对查封土地的执行,导致因为思特公司的债权至今悬而未决。
直到张家慧案曝光后,因为思特公司董事长魏晓兰才知道,提出执行异议的 " 案外人 " 与唯舍公司的所有者实际上是一伙人。而更令她惊讶的是,张家慧夫妇为逃避债务,早在 2006 年就已提前布局。
魏晓兰告诉《中国新闻周刊》,2006 年 4 月张家慧夫妇间接持有的海南迪纳斯投资有限公司(简称迪纳斯公司)与唯舍公司签订房屋买卖合同,后者将已经预登记在工行名下的 3000 多平方米房产 " 卖给 " 前者,价值 10529420 元。
后来,迪纳斯公司以所购房屋已预登记无法过户,将唯舍公司告到海南中院。海南中院判决被告唯舍公司用其 32135.5 平方米的土地清偿所欠迪纳斯债务。
此外,为使预登记在原债权人工行名下的商品房从开发商唯舍公司剥离出去避免被执行,张家慧夫妇指使洋浦鑫友实业有限公司、洋浦恩威贸易有限公司和唯舍公司进行了一系列眼花缭乱的虚假诉讼或仲裁。
比如,他们让洋浦恩威贸易有限公司与唯舍公司仲裁纠纷,而洋浦恩威贸易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牟珍琼系唯舍公司当时的法定代表人杜开洪的姨姐姐。据了解,牟珍琼是刘远生的胞弟刘义珊的妻子,而杜开洪是刘义珊的姨妹夫。
据悉,这两起涉嫌虚假诉讼案均已受到海南方面的关注,郑凯杰和黄健明已被逮捕归案。
" 兄弟 " 反目
" 从已经公开的这些案件来看,虚假诉讼是张家慧和刘远生从事经济活动、处理纠纷的惯用手法,而非偶尔为之。"重庆通安律师事务所律师柳军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在他介入的另一起案件中,张家慧夫妇涉嫌设置圈套陷害被告人。他认为设置圈套跟虚假诉讼本质相同,都是通过虚构证据,来达到不正当的诉讼目的。
柳军提到的这起案件,便是将张家慧夫妇引入公众视野的易真武敲诈勒索案。
2016 年夏,张家慧到重庆万州,参加其二姐儿子的婚礼。婚礼结束后,张家慧一行在酒店包房打麻将,200 元起步,输赢上不封顶,最大的几笔均在万元以上。
赌博的画面被包工头易真武悄悄拍了下来。
易真武之前在承包迪纳斯公司的一项工程时与刘远生结识。据易真武哥哥易双全说,易真武与刘远生合作之初,关系相当融洽,两人兄弟相称,易真武经常参加张家慧、刘远生夫妇的家庭聚会。
2018 年 4 月,易真武将一个存有张家慧赌博视频和刘远生谈话录音的 U 盘,寄给了张家慧,并附了一封 13 页的长信。易真武在信中说,刘远生在工程中严重压价致其亏损,他 " 走投无路 ",请张家慧站在公正立场帮帮他。
此后,刘远生同意给易真武 200 万元。
2018 年 5 月 30 日下午,刘远生分三次向易真武汇款 50 万元,最后一笔时间是 17:02。18 时许,刘远生向警方报案,并在笔录中解释之所以打完款才报警,是因为在打款的最后一刻仍未下定报案决心。
但柳军认为,刘远生早就设置好了圈套。一个证据是,刘远生报案时提交了一份 5 页的报案书和 12 份材料,除 5 月 30 日这天的打款时间、金额和落款日期是手写外,其余都是打印的。
柳军说,刘远生不可能在打款后短短 1 个小时内准备好这些材料,合理的解释是,他想要造成易真武敲诈勒索既遂的状态。" 金额上也有考究。易真武索要 200 万,但刘远生选择在打款 50 万时报警,这个金额刚好达到敲诈勒索罪量刑的第三档,一旦坐实可判 10 年以上有期徒刑。"
报案次日,刘远生主动要求公安不冻结易真武的银行账户和财产。柳军分析称,可能是刘远生觉得证据不够。6 月 7 日,刘远生主动约见易真武,试图诱导易真武说出 " 敲诈 " 二字,但易真武始终坚持 "200 万是自己应得的劳务费 "。
6 月 14 日,刘远生再次约见易真武。交谈中,刘远生承诺会支付剩下的 150 万,前提是易真武答应写保证书。随后,易真武按照刘远生的口述,在保证书中写明 " 收到剩余款项后,不会再拿视频及录音逼迫或敲诈 "。
写完保证书后,易真武刚走出大门,就被守候的警方逮捕。
柳军认为,刘远生在报案后,多次约见易真武,并诱其写下保证书,就是为了坐实易真武敲诈勒索的罪名。
易真武案被媒体曝光后,李富华、陈子南等多名爆料人开始联合起来,对张家慧与刘远生进行实名举报。他们在控告书中写道:" 张家慧与刘远生司法搭台、商业唱戏,既要当官,又要发财,数年来疯狂攫取了巨额财产,成为史上法院系统最富有的法官。"
在得知李富华等人的行动后,刘远生曾给李富华发微信说:" 你们如何在背后谋划借新闻媒体来诽谤陷害我的,我一清二楚。我只想告诉你,法律是无情的,我必将通过法律讨回公道的!任何人必须对自己的违法行为付出代价,我对此很有信心和耐心!"
值班编辑:肖冉
推荐阅读

1000 块钱的秋裤是如何成为 " 中产标配 " 的?


栏目主编:顾万全 本文作者:中国新闻周刊 黄孝光 文字编辑:卢晓川 题图来源:上观图编 图片编辑:苏唯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跳转到指定楼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主题:28920 | 回复:29212





00852香港网X

0511.net镇江网 分享生活 温暖你我

0511.net镇江网|镇江大小事,尽在镇江网! 镇江网由镇江亿速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组建。镇江网汇集了镇江本地新闻信息,视频专题、国内外新闻、民生资讯、社会新闻、镇江论坛等。镇江网是镇江地区最具影响力的综合性门户网站,是镇江人浏览本地新闻的首选网站。...

点击查看详情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友情链接